本篇文章705字,读完约2分钟

成都商报8日报道,1月2日接受群众来访时,四川达州市达川区罐乡党委书记罗赞表示:“威胁我的是威胁党。” 这个场景在1月6日播放到达州电视台后,被转发给网民,备受关注。 7日,达川区人民政府信息办公室微博宣布:“不当发言属实,罗赞被有关部门停职,接受调查。”
说话的人已经被停职了,但其发言的影响与停职一起瞬间消除是不容易的。 而且停职不是解职,不是“永远不上任”。 如果罗书记根本不清楚自己的错误,以后官员复职或者要求别的工作就可以了,在同一个地方换花样不容易。 所以要从帮助同志的态度出发,好好分解这句话。

【要闻】乡书记称威胁我就是威胁党:到底是谁在威胁谁

首先,什么是威胁? 老百姓有问题去地方官处理,带走了媒体记者,但没有掠夺和烧毁,也没有威胁罗的人身生命财产的安全,为什么会构成威胁? 在大众面前,罗书记自己紧张而辛苦,把处理本来简单的事件暗中解决争端变成了“威胁论”,形成了尖锐对立的局面。 在重视深入大众走大众路线的现在,害怕大众,激化矛盾,有什么目的?

【要闻】乡书记称威胁我就是威胁党:到底是谁在威胁谁

其次,罗书记是乡党委书记,是党的基层干部,但恐怕不能代表中国共产党。 阿庆嫂说高树容易乘凉,那对胡司令官,党干部能对党有这样的利用私心吗? 其实这才是赤裸裸的威胁,让大众觉得威胁“我”的话结果很严重。 因为党是我,我是党。 这表示完全没有一部分干部对手的权力来自哪里的概念,不懂“权为民,权为民”的道理。 “雷语”虽然傲慢,但应该暴露一些实际想法,警惕。

【要闻】乡书记称威胁我就是威胁党:到底是谁在威胁谁

另外,在报道中,罗书记除了这句话之外,还说“带记者来干什么都不怕”“你已经为你认识电视台了。 我知道的比你多”等等。 粗略地说,在罗书记眼里舆论监督是能帮助拳头的合作者——你力量很强,我比你力量更强。 那荒唐的地方,完全不值得反驳。

标题:【要闻】乡书记称威胁我就是威胁党:到底是谁在威胁谁

地址:http://www.ce8a.com/bdzx/16601.html